毕业半年后回“娘校”吃包子 就像女儿回门
时间:2017-02-03  来源:未知  作者:海南软件职业技术学院

俗话说,吃饱了不想家。毕业半年,我与娘校最直接的牵绊就是娘校的食堂。对娘校的想念,因为一屉小笼包的绵软变得更加浓烈。

不知从哪一辈起,我们学校的毕业生就管母校叫“娘校”。没毕业的时候,总认为这称呼带了一丝吊儿郎当的不尊敬,甚至鄙夷。娘校不是211、985,因为名字里含有“政治”二字,多被外界误解为大专或者造就公务员的基地。且是提前批录取,传说有一部分高考分数很高的学生误填此志愿,遗憾地与一流大学擦肩而过。很多毕了业的校友有时会在朋友圈中提到“娘校”,大半是讥讽那里某项深入人心的政策。

直到我毕业,才知道是本人误解了这个称谓。这一声“娘”,亲切、透着被宠溺的骄矜,该批驳就批评,有点恨铁不成钢,却心系于此。与娘校的关系不是学生在仰视、崇敬德高望重的恩师,更像是长大了的孩子调侃着、关怀着日日在朋友圈中发鸡汤的苍老父母。

我的工作单位和娘校在一条街上,10分钟的时间就能够回娘家。但毕业半年来,我回去的次数寥寥无几。是不是像极了出嫁的女儿?无论怎么精心维护,无论婆家与娘家地理距离有多近,只要一段新的人生展开,与娘家的关联就会涌现不可逆的割裂。

就像女儿回门,我回娘校必要打着吃饭的旗号。饭桌,是中国文化中一个最简略也最繁复,最庸常也最绝妙的地带。李安的“父亲三部曲”之一,《饮食男女》讲的是老父和三个长大成人的女儿之间微妙的关系,整部电影围绕着饭桌展开。碗碟之间,亲情之间的摩擦与连累缓缓铺展。

最想念的是一大清早的小笼包。娘校食堂美食并不少,但历次评比,小笼包总是高居榜首。在校时,早上7点40分左右正是小笼包档口排长龙的时候。忙得不得了的阿姨,似乎心爱的家人一样,老是对我们暖暖地笑着,让我们等待也不感到时间长久。我和舍友一边吃,一边对周边的男生评头品足,有时候会忽然故作惊奇:诶,这不是你前阵子喜欢的那个谁谁吗?诶,那不是你喜欢的类型吗?女生的机密就在这一起吃包子的友谊里。

到了中午,小笼包仍是有的,不外有的同学不愿意去吃,认为是剩下的。我开端也这么以为,后来有一次去食堂太晚,不得不买了包子,这才知道它的甘旨依旧如早晨一样。再后来,外校的朋友来学校找我,我也带她们到食堂吃上一屉包子,吃的最多的是首师大的一位同窗,她坐着公交车来,一口吻吃了9个,之前还是吃过晚饭的。

现在想起来,食堂真是好啊,小笼包真是美啊。在毕业租的屋子里,做饭仿佛是个麻烦的差事,出门10分钟,买菜30分钟,做饭30分钟,整理30分钟,吃饭15分钟,合起来一个多小时从前了,整个人疲惫不堪,一点没有在食堂的享受之感。何况,在家里更不太可能做小笼包的,做个红烧肉还要好长时间呢。

有时候我尝试去小店买小笼包,这好像是青年时代唯一的食品记忆了。但总吃不回学校的感到,不知道是街头气氛不如校园书香,还是没有朋友在一起,还是肉馅工艺确切不如学校食堂,每次都没有吃到想要的味道。

终于,像上面所说的那样,我少看法回学校了,而且去吃了小笼包,甚至打包回去——就像事业单位的大叔从食堂里打包许多馒头回家一样。一边吃,我一边和身边的人分享当年读书的故事,匿名泄漏某些饭友的八卦,再苦再累的工作懊恼都在这一霎时忘了。

在远离奋斗之地的小世界里,一口食物,成为一段岁月的记忆。艾哀哀

原题目:回娘校吃包子




上一篇:Strategy Analytics发布最新移动宽带价格数据
下一篇:不学数学计算机学科,留学还有什么优势?


友情链接:
海南软件职业技术学院 软件研发中心 学院地址:海南省琼海市富海路128号
邮编:571400 联系电话:0898-62922222(传真)
琼ICP备12001104号